首頁 法律服務 法律問題 法律觀點 法律常識 律師專線 律師訴訟 律師咨詢 著名律師 法治動態 法治快訊 法治工作 法治經緯 法律法規 經濟法類 行政法類 民事法類 新法速遞 案例判例 法律咨詢 司法解釋

商業銀行服務信息侵權案件法律分析及啟示

2019-07-12 07:18     來源:網絡整理     編輯:中國網絡法律信息網小編    人氣:

近年來,隨著科學技術尤其是網絡通訊技術的發展,對消費者個人信息的保護越來越受到立法和司法機關重視,不僅新《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對經營者收集、使用消費者個人信息等方面作出詳細規定,司法機關在審理涉及個人信息保護案件時,也往往傾向于保護消費者。


1、案例回顧


2011年6月,張某在某商業銀行某分行(下稱某分行)申請辦理信用卡一張。《信用卡領用合約》約定,甲方(持卡人)同意乙方(銀行)通過短信或電子郵件方式向其發送與信用卡有關的信息。2013年2月~2014年6月,張某收到某商業銀行統一客服電話發送的商業性短信30余條,內容包括“**卡攜手**超市傾情回饋”“購車有驚喜,分期0費率”“某商業銀行信用卡持卡人參加馬爾代夫五日游,最低僅需7000元/人”等。2013年10月,張某向某商業銀行客服電話回復短信,稱該行發送的商業性短信屬垃圾信息,要求其立即停止發送,否則將追究責任。2014年3月和5月,張某又兩次向某商業銀行客服電話發送短信,再次警告要求停止發送商業性短信,否則將提起訴訟。某商業銀行先后回復短信予以解釋,并請張某撥打客服電話或前往營業網點反映解決。張某未撥打客服電話,也未前往營業網點反映情況。


張某認為,某商業銀行未經其同意,多次以客服電話號碼發送非信用卡服務的商業性信息,嚴重違反了相關法律法規,且所發送的商業性信息不僅占用其移動設備內存,構成對其財產權利的侵害,還造成其生活上嚴重不安寧,已經構成侵權,遂于2014年9月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某商業銀行某分行停止侵權行為、賠禮道歉并賠償損失5.5萬元。張某提起訴訟后,某商業銀行停止使用客服電話向張某發送此類短信。一審法院經審理后認為,某分行在《信用卡領用合約》中約定的“與信用卡有關的信息”應僅指身份確認、余額變動、消費提醒、轉賬到款等有關銀行卡交易情況的服務短信,不包括商業性短信。某分行未經張某同意,多次向張某手機號碼發送商業性短信,并且在張某明確表示拒絕接收該類短信后仍然發送,侵犯了張某個人信息受保護權利,遂判決某分行停止向張某發送商業性短信、書面賠禮道歉并賠償張某2000元。某分行和張某均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二審法院經審理認為,本案所涉電子信息屬于與信用卡有關的信息,某分行發送此類信息具有相應的合同依據,并且某分行發送此類電子信息的內容和頻率并未達到對張某個人權利構成侵害的程度。據此,二審法院終審判決撤銷一審判決,駁回張某訴訟請求。


2、法律分析


本案為首例商業銀行向客戶發送服務信息引發的訴訟案件,被媒體大量報道引發社會廣泛關注。本案涉及兩個主要焦點問題:一是某分行向張某發送涉案電子信息是否存在過錯;二是某分行發送涉案電子信息是否侵犯張某的財產性權利和非財產性權利。


(一)關于某分行發送涉案電子信息是否具有過錯


《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二十九條第三款規定,經營者未經消費者同意或者請求,或者消費者明確表示拒絕的,不得向其發送商業性信息。本案中,張某與某分行簽訂的《信用卡領用合約》約定,甲方(持卡人)同意乙方(銀行)通過短信或電子郵件方式向其發送與信用卡有關的信息。因此,某分行向張某發送涉案電子信息具有合同依據。對此,一審法院并不認同。根據一審判決,雖然《信用卡領用合約》中約定某分行可以向張某發送與信用卡有關的信息,但是對于該條款中“與信用卡有關的信息”存在兩種解釋,可狹義理解為只包括身份確認、余額變動、消費提醒、轉賬到賬等交易信息,也可廣義的理解為包括所有涉及信用卡的信息,即包括某分行所發送的涉案電子信息。《信用卡領用合約》中的上述約定屬于某分行提供的格式條款,根據《合同法》有關規定,當格式條款具有兩種以上的理解時,應當作出不利于格式合同一方的解釋,即在本案中宜將上述格式條款解釋為某分行只可發送有關身份確認、余額變動、消費提醒、轉賬到賬等有關銀行卡交易情況的服務短信。據此,一審判決認定某分行向張某發送涉案電子信息沒有合同依據。


我們認為,一審判決有失偏頗。根據《合同法》有關規定,對格式合同條款的理解發生爭議的,應當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釋。對格式合同有兩種以上解釋的,應當作出不利于格式條款提供一方的解釋。本案中,首先,張某在起訴時并未提出對《信用卡領用合約》上述約定存在不同理解,張某和某分行對于格式合同條款的理解不存在爭議。其次,《信用卡領用合約》在實際履行過程中,張某在收到涉案電子信息后,并未立即表示異議,而是在四個月之后提出相關主張,張某此種不作為足以使某分行認為其同意接受涉案電子信息,屬以默示方式表達其意思表示,故即使締約時張某對《信用卡領用合約》中的信息概念尚不清晰,依照之后的默示行為,亦可認定張某與某分行已達成合意。第三,即使認為張某和某分行對格式條款的理解發生爭議,也應當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釋。在通常理解中,“與信用卡有關的信息”應當包括持卡人的用卡交易信息以及發卡行為持卡人提供的安全提示、還款提醒、信用卡到期提醒、電子賬單以及優惠活動等增值服務。一審法院將“信息”僅僅認定為有關身份確認、余額變動、消費提醒、轉賬到賬等有關銀行卡交易情況的信息過于狹窄。對此,二審法院在判決中予以糾正,明確認定涉案電子信息系“與信用卡有關的信息”。


精選圖文
熱門排行榜
  1. 快來舉報!渭南警方正在征集崔鐵軍等人涉嫌非
  2. 經典案例:建筑工程違法分包轉包
  3. 云南集中宣判47起涉毒案件,周潤龍、朱兵畢被判
  4. 公共法律服務接待日”制度
  5. 山東省級法律援助案件質量評估專家庫、承辦律
  6. 通用再保險:強化訴責險法律風險審核能力
  7. 法律顧問上門普及法律常識
  8. 射洪法院公開開庭審理一件妨害公務罪案件
  9. 浙江舟山:“5·14”特大詐騙案93人被批捕
  10. 湖州著名刑事案件服務
Copyright 中國網絡法律站點 閩ICP備05007636號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什么叫保定麻将扣大将
欢乐生肖彩票走势图 久盈国际娱乐平台 2018捕鱼赢现金可提现 色子的玩法 天津时时46分开奖 全天重庆彩计划万位 福建时时官网平台 最准三碼中特三中三 三公棋牌 时时彩微信群谁有